和諧礦區
大愛寫擔當之二
發布時間:2020-04-17 文章來源: 作者: 瀏覽:

 

金雪梅:綻放在黃梅大地上的一枝梅

金雪梅,棗礦集團棗莊醫院重症醫學科副護士長。2月13日,金雪梅隨山東省第十批援鄂醫療隊,來到黃梅縣雷焱山醫院。她把困難當磨礪,加班學習HIS係統操作,將主動呼吸循環技術、縮唇呼吸等技術應用到臨床護理,有效促進了患者肺部功能康複,將每一個微笑、每一個眼神都凝聚成戰勝病魔的力量。被棗礦集團及山東能源評為“巾幗建功標兵”,被省國資委評為省管企業疫情防控先進個人。

在這場戰役中,很多人稱我們為“最美逆行者”“白衣英雄”。然而,我並不認為自己是“英雄”。我隻是援鄂醫務人員中最普通、最平凡的一名護士,選擇了自己該做的事情,我站出來衝向一線,是職責所在、初心使然。

雷焱山應急院區於2月19日正式收治新冠肺炎確診患者。厚重的防護裝備,陌生的工作流程,甚至是溝通交流等等,都是擺在眼前實實在在的問題。根據多年的工作經驗,我首先對交接班提出了合理化建議,將醫護各自交班轉變為共同交接,這樣就避免了重要病情信息的遺漏。紙和筆對醫務人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為了解決防護服沒有口袋的問題,我創造性地用一次性帽子縫製了一個小袋子綁在身上,以便能隨時記錄一些重要信息。

在黃梅,與患者交流最大的障礙是語言關。當地人所操的黃梅方言,讓我們聽不懂,他們說“什麼”是“麼斯”,說“沒有”是“有得”,往往讓我們尋思許久。聽不懂他們說話,我就請懂普通話的當地人翻譯,或者讓患者用漢字寫出來。有時他們聽不懂我說話,我就放慢語速加手勢,甚至用動作表示,或者請室友給翻譯一下。雖然我們全副武裝,病人帶著口罩,不能看清彼此麵孔,但是他們眼裏流露出的微笑就是對我們的信任,一個大拇指的支持都是我們戰勝病魔的巨大力量。

作為護士,穿刺技術可是看家本領,為了盡可能做到一針見血,我總結了一些方法並主動和小夥伴們分享:操作時下蹲,進針時屏氣,勒緊手套觸摸,確認後快速穿刺等。物資的運輸搬運管理,也是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部分,為此我向護士長主動申請承擔科室物品管理,確保每天物品分類擺放、標識清晰,並清點登記、及時補充。休息時間,我還會隨車去黃梅縣拉運物資。

生命之托重於泰山。雷焱山應急院區收治的患者中有很多老年患者血氧較低,有效的氧療和排痰對病人來說至關重要。我利用自己12年重症監護的工作經驗,將“主動呼吸循環技術”“縮唇呼吸”“文丘裏高流量氧療”等運用到病人肺功能恢複當中,收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每天,我都要穿梭在病房裏指導病人有效呼吸和咳嗽,由於雙方都帶著口罩,有效指導往往變得異常困難,常常是反複的溝通交流、想方設法打比喻用手勢,所以就有了“教會一個病人、濕透一身衣服”的說法。一位用了3天時間終於學會有效呼吸和咳嗽的老大爺說:“原來連喘氣都是學問,‘文化人小金’你真了不起!”。

過硬的技術固然重要,人文的關心必不可少。有一對母子,孩子6歲。一天給他拔完針,他小手冰涼。我問他,“孩子冷麼?”他搖搖頭,“阿姨給你暖暖好吧?”他點點頭。看著他怯生生的眼神,我內心一陣酸楚,想到了昨晚視頻的兒子。等到再上班的時候,我把出發前兒子塞給我的奧特曼卡通圖片給他帶了過去,他忽閃著大眼睛用稚嫩的聲音說:“謝謝,‘奧特曼阿姨’!”

從此以後我這個山東姑娘就有了兩個原創的湖北名字,一個是“文化人小金”,一個是“奧特曼阿姨”。

夜班,最能考驗護士的觀察能力。一天淩晨,巡視病房時發現一位熟睡的阿姨滿頭大汗,這麼冷的天氣怎麼會出汗呢,我呼叫了一下,她並沒有反應。我突然記起她有糖尿病病史,難道是低血糖昏迷?我立即查血糖證實了自己的判斷,呼叫醫生緊急搶救,阿姨轉危為安。這位阿姨是一位語文老師,出院時她送我一句詩:“自古巾幗半邊天,最是雪梅在心間。”那是我聽過的最美的詩詞。這一刻,我深切地感受到,我的每一分努力、每一滴汗水,都為病人帶來了信心決心,同時也化作我永不退縮的力量!

“忽然一夜清香發,散作乾坤萬裏春。”作為援鄂醫療人員的4.26萬分之一,我的黃梅保衛戰已圓滿完成,請組織檢閱!


戚成棟:在戰疫前沿詮釋 “醫者仁心”

戚成棟,棗礦集團中心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。2月15日,戚成棟作為專家組成員前往山東戰疫一線——濟寧集中收治定點醫院參加醫療救治。他充分發揮多年重症醫學臨床優勢,以專業品質專注每個病例、做好每次會診、解決每個難題,為打贏疫情阻擊戰築起了生命屏障。在山東抗擊疫情的最前沿,用行動踐行了“我將無我、不負人民,不負重托、不辱使命”的誓言。被省國資委評為省管企業疫情防控先進個人。

作為一名在重症醫學專業工作多年的醫生,我的工作就是與死神作生死搏鬥,將患者的生命從死神手中奪回來。當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,已曆經百戰的我心裏還是揪了一把,但作為重症醫學專業醫生、一名共產黨員,我毫不猶豫地寫下了請戰書,希望用自己一腔熱血和職業擔當,守護廣大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。特別是當我將嚴寒、廣華兩位戰友送向支援湖北的征程時,作為他們的主任,我衝鋒戰疫前線的決心更加堅定。

2月14日,醫院接到上級部門緊急通知,山東省組建醫療專家組,需要一名重症醫學專業的專家,赴濟寧傳染病醫院開展救治工作。我再一次義無反顧提出申請。

得到批準後,我起初沒敢把這個消息告訴妻子和孩子,怕他們為我擔心。同在醫院工作的妻子還是很快得知了我去濟寧支援抗疫的消息。我清楚地記得,那天她紅了眼眶,但沒有阻攔。我知道,她為我的安全考慮,但同為醫護工作者,我們都清楚自己身上的責任與擔當。

這裏雖然沒有湖北戰疫一線那樣驚心動魄,但卻是山東抗疫最前沿,也是一片沒有硝煙的戰場。到達濟寧後,我便立刻投入戰鬥,主要負責棗莊、濟寧、菏澤三市的新冠肺炎確認患者的醫療救治。了解病人情況,調閱病例胸部CT資料,查看化驗結果報告,指導醫生為患者高流量吸氧,與其他專家組成員一起進行病例的討論和分析,研究決策每位病人的治療方案,實行一病一案……每天的工作要忙到後半夜,有時夜裏來了病人,我們還要從酒店趕回醫院,常常疲憊不堪。但每一次看到患者在我們的治療下病痛減輕、笑容溫暖,我就會感到疲累消減、幸福安心。

保持良好的心態,能夠輔助病情痊愈。而人類心態的恐慌,更多是源於對未知的恐懼。這讓我感覺到患者不僅需要對疾病的治療,還需要身邊人的安慰。於是,我嚐試著和他們聊天,拉近彼此心靈間的距離,讓越來越多的患者有了共同的信念:積極治療、戰勝病魔!這次抗疫過程我們經曆了很多。其中,讓我印象深刻得是年齡最大和最小的兩個患者。

年紀最大的患者是93歲高齡的國老先生,同他60多歲的兒子同住一間病房。他兒子症狀較輕,平日裏負責老人的日常起居。每日報道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,很多都是高齡病例。讓這對父子非常緊張,老父親多次向兒子交代後事,而我們也十分關注這對父子的病情,生怕這一個生命在我的手邊悄悄流逝。每日視頻查房時,我總是多給老爺子說一說最近痊愈的病例,和他聊聊開心的事。讓他相信新冠肺炎能夠痊愈、相信醫院的診療技術、相信很多人都在關心他。漸漸地,老爺子心態逐漸好轉,每次都積極主動配合治療。在專家組的多方診療下,這對父子最終痊愈。出院的時候,我看著父子倆走出病房時,也不禁紅了眼眶。兒子雖然60多歲了,還是主動要求捐獻血漿,去救助更多的病患。

年齡最小的患者是一個4歲的中韓混血小朋友。他爸爸是韓國人、媽媽是中國人,一家人都感染了新冠肺炎。每次視頻查房時,我都會向小朋友介紹中醫文化,告訴他“良藥苦口利於病”的道理,囑咐他要好好喝中藥才能快點好。小朋友也很聽話,每次讓我看著他把中藥喝完。這次診療,讓這對中韓夫婦看到了中國醫療體係的強大和中國醫護人員的“醫者仁心”。出院時,這一家人對全體醫護人員深深鞠躬,感謝之情溢於言表。這讓我作為醫務工作者而倍感自豪和鼓舞。

天下山河清影在,人間風雨此宵同。隨著治愈出院的患者越來越多,我們已經看到戰疫勝利的曙光,硬核的中國力量一次又一次築牢我的信念。作為一名重症醫學專業醫生,能夠為抗擊疫情貢獻光熱和力量,我無悔,我光榮!